谢逸

谢逸(1068-1113),字无逸,号溪堂。宋代临川城南(今属江西省抚州市)人。北宋文学家,江西诗派二十五法嗣之一。与其从弟谢薖并称“临川二谢”。与饶节、汪革谢薖并称为“江西诗派临川四才子”。 曾写过300首咏蝶诗,人称“谢蝴蝶”。

生于宋神宗赵顼熙宁元年,幼年丧父,家境贫寒。与汪革谢薖同学于吕希哲,刻苦磨砺,诗文俱佳。两次应科举,均不第。然操履峻洁,不附权贵,和谢薖“修身砺行,在崇宁大观间不为世俗毫发污染”(《谢幼盘文集》卷首),一生过着“家贫惟饭豆,肉贵但羡藜”的安贫乐道的清苦生活,以作诗文自娱。在乡家居,每月召集乡中贤士聚会一次,共议古人厚德之事,并抄录成册,名为“宽厚会”。其《寄隐士诗》表达了自己的志向:“先生骨相不封侯,卜居但得林塘幽。家藏玉唾几千卷,手校韦编三十秋。相知四海孰青眼,高卧一庵今白头。襄阳耆旧节独苦,只有庞公不入州”。这首诗为历代诗论家所赞赏,《竹庄诗话》、《诗林广记》均称其为佳作。宋徽宗赵佶政和三年以布衣终老于故土,年四十五。

 

谢逸是五代花间词派的传人,所著《溪堂词》“远规花间,逼近温韦” (薛砺若《宋词通论》) ,雅洁清丽,蕴藉隽妙,在北宋后期的词坛上自成一家。所著《溪堂词》,“皆小令,轻倩可人”(明毛晋《跋溪堂词》),“标致隽永”(《词统》卷四),今存词六十二首。其词既具花间之浓艳,又有晏殊欧阳修之婉柔,长于写景,风格轻倩飘逸。

 

其诗风格与南朝山水诗人谢灵运相似,清新幽折,时人称之为“江西谢康乐”。其文似汉朝刘向、唐朝韩愈,气势磅礴,自由奔放,感情真挚动人,语言流畅自如。黄庭坚说他若在馆阁中,“当不减晁、张、李商老”(晁补之、张来、李商隐)。

 

谢逸的诗,文词洗炼,有古意,颇受黄庭坚欣赏,认为他诗中名句“山寒石发瘦,水落溪毛雕”、“老凤垂头噤不语,枯木槎牙噪春鸟”、“山寒石发瘦,水落溪毛凋”及词中名句“黛浅眉痕沁,红添酒面糊”、“鱼跃冰池飞玉尺,去横石岭拂鲛绡”,“皆百炼乃出治者”。其生新瘦硬之处,颇得黄庭坚诗的神髓。又如《寄徐师川》诗中的“江水江花同臭味,海南海北各山川”一联字法句法都有明显模仿黄诗的痕迹。

 

但谢诗中较多的是轻隽健朗,清新疏快的句子。《四库总目提要》称其“虽稍近寒瘦,然风格隽拔,时露清新”,从正反两方面揭示了谢逸诗清朗健拔的特色。尤其是其七言古诗,多感情充沛,辞意流注,很有笔力。其五言古诗则多写隐居生活,气格闲雅淡远,时与陶、韦相近。

 

谢逸与当时著名诗人洪刍、饶节、潘大临等人关系密切。吕本中在《江西诗社宗派图》中,自黄庭坚以下列陈师道、谢逸等25人为法嗣,这就是在宋代诗坛上颇有影响的“江西诗派”,且评其诗曰:“才力富赡,不减康乐。”谢逸与其弟谢薖被称为“临川二谢”(比作谢康乐和谢玄晖),入吕本中《江西诗社宗派图》。

 

据《苕溪渔隐丛话》引述《复斋漫录》:“元估中,临川谢无逸过黄州关山可花村馆驿,遇湖北王某,江苏诸某,浙江单某,福建张某等秀才。四人知其来自临川,戏以‘曹植七步成诗,诸君七步为词’相谑。逸行五步,词成,挥毫疾书《江城子》一阙于壁:‘可花村馆酒旗风,水溶溶,落残红,野渡舟横、杨柳绿荫浓。望断江南山色远,人不见,草连空。夕阳楼上晚烟笼,粉香浓,淡眉峰,记得年时相见画图中。只有关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标致依水,情乎俱妙,遂以‘五步成词’闻名江南。”

 

谢逸诗词中有不少描写家乡旖旎风光和风土人情的名篇:《金石台》、《北津渡》、《吴家渡》、《望江南》等。在《卜算子》词中,较好地体现了江西诗派诗人写词好化用前人诗句的特点。前人评此词为:“标致隽永,全无香泽,可称逸词”(《词统》卷四)。

 

宋徽宗大观四年(1110),为郑彦国编的《临川集咏》所作的序言,是其散文代表作。

 

诗词

 

蝶恋花

 

豆蔻梢头春色浅。新试纱衣,拂袖东风软。红日三竿帘幕卷。画楼影里双飞燕。

 

拢鬓步摇青玉碾。缺样花枝,叶叶蜂儿颤。独倚阑干凝望远。一川烟草平如剪。

 

踏莎行

 

柳絮风轻,梨花雨细。春阴院落帘垂地。碧溪影里小桥横,青帘市上孤烟起。

 

镜约关情,琴心破睡。轻寒漠漠侵鸳被。酒醒霞散脸边红,梦回山蹙眉间翠。

 

菩萨蛮

 

暄风迟日春光闹。蒲萄水绿摇轻棹。两岸草烟低。青山啼子规。

 

归来愁未寝。黛浅眉痕沁。花影转廊腰。红添酒面潮。

 

千秋岁 咏夏夜

 

楝花飘砌。蔌蔌清香细。 梅雨过,萍风起。 情随湘水远,梦绕吴峰翠。 琴书倦,鹧鸪唤起南窗睡。

 

密意无人寄。幽恨凭谁洗? 修竹畔,疏帘里。 歌余尘拂扇,舞罢风掀袂。 人散后,一钩淡月天如水。

 

菩萨蛮

 

縠纹波面浮鸂涑力鸟,。蒲芽出水参差碧。满院落梅香。柳梢初弄黄。 衣轻红袖皱。春困花枝瘦。睡起玉钗横。隔帘闻晓莺。

 

采桑子

 

楚山削玉云中碧,影落沙汀。秋水澄凝,一抹江天雁字横。 金钱满地西风急,红蓼烟轻。帘外砧声。惊起青楼梦不成。

 

采桑子

 

冰霜林里争先发,独压群花。风送清笳。更引轻烟淡淡遮。 抱墙溪水弯环碧,月色清华。疏影横斜。恰似林逋处士家。

 

采桑子

 

冷猿寒雁淮山远,风袅青帘。飞雪廉纤。莫道空中是撒盐。 到时乳鹊喧梧影,晓卷疏帘。彩服巡檐。索共梅花笑语添。

 

西江月

 

落寞寒香满院,扶疏清影侵门。雪消平野晚烟昏。睡起懒匀檀粉。 皎皎风前玉树,盈盈月下冰魂。南枝春信夜来温。便觉肌肤瘦损。

 

西江月

 

花额上堆翠葆,远山横处星眸。绛宫深锁暮云浮。月破黄昏时候。 谁谓霞衣玉简,便孤彩凤秦楼。桃源不禁昔人游。曾是刘郎邂逅。

 

西江月(陈倅·席上)

 

窄袖浅笼温玉,修眉淡扫遥岑。行时云雾绕衣襟。步步莲生宫锦。 菊与秋烟共晚,酒随人意俱深。尊前有客动琴心。醉后清狂不禁。

 

西江月

 

宝柱横云雁影,朱弦隔叶莺声。风生玉指晚寒清。官样轻黄袖冷。 饮罢尚留余意,曲终自有深情。归来江上数峰青。梅水横斜夜永。

 

西江月(代人上许守生日)

 

滴滴金盘露冷,萧萧玉宇风清。长庚入梦晓窗明。淡月微云耿耿。 松竹五峰秋色,笙歌三市欢声。华堂开宴拥娉婷。天上人间共庆。

 

西江月(送朱泮英)

 

青锦缠条佩剑,紫丝络辔飞骢。入关意气喜生风。年少胸吞云梦。 金阙日高露泣,东华尘软香红。争看荀氏第三龙。春暖桃花浪涌。

 

西江月(木芙蓉)

 

晓艳最便清露,晚红偏怯斜阳。移根栽近菊花傍。蜀锦翻成新样。 坐客联挥玉尘,歌词细琢琼章。从今故事记溪堂。岁岁携壶共赏。

 

西江月

 

木末谁攀新萼,雪消自种前庭。莫嫌开过尚盈盈。似待诗人醉咏。 霜后最添妍丽,风中更觉娉婷。影摇溪水一湾清。妆罢晓临鸾镜。

 

西江月

 

密雪未知肤白,夜寒已觉香清。振芳堂下月盈庭。踏碎横斜疏影。 且醉杯中绿蚁,休辞笛里清声。东君催促子青青。滋味要调金鼎。

 

南歌子

 

雨洗溪光净,风掀柳带斜。画楼朱户玉人家。帘外一眉新月、浸梨花。 金鸭香凝袖,铜荷烛映纱。凤盘宫锦小屏遮。夜静寒生春笋、理琵琶。

 

虞美人

 

碧梧翠竹交加影。角簟纱厨冷。疏云淡月媚横塘。一阵荷花风起、隔帘香。 雁横天末无消息。水阔吴山碧。刺桐花上蝶翩翩。唯有夜深清梦、到郎边。